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民间故事 > 正文

读书楼

来源:故事屯      时间:2011-01-0611:33:46
   前清北京城翰林院里,有一座金碧辉煌的读书楼。传说,这座读书楼是康熙皇帝给他的一位汉族启蒙恩师修的。     原来清朝顺治年间,四川地方有一个穷秀才,名叫南土林。他为人耿介,忠厚正直。论学问,那是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的一代才子。可这么一位满腹经纶的饱学夫子,考了一辈子的科举,临了儿还是一个没官没职的白帽子。    壬寅年,康熙坐了龙庭,开科取士,南士林头发都白了,还不死心,收拾收拾行李卷儿,告别了家人妻女,又奔了北京城了。    这一回,南士林自己觉得考得特别好,真是字字珠玑,句句锦绣。写完卷子,细细端详,心里美滋滋的,寻思:“这次呀,新科状元虽说还拿不准,那榜眼、探花是跑不了的!待我金榜提名之后,一定要效忠皇上为百姓们做事,闹他一个名垂青史,流芳百世!”    老夫子越想越乐呵,也没走心,随手就把“四川南士林”五个字写在卷首上了。兴头上,墨蘸得多了,手腕子一嫖劲,笔锋一甩,得!把挺大个黑墨点子甩到南土林的“士”字上了。南士林连忙拿笔去描那个“士”字,嗨!不描还好,越描越糟糕!等描完了一看呀,那哪儿还象个“士”字,简直就象在“南”,和“林”两字当中蹲着一只长膀儿的黑老鸹!    南土林这份堵心可就甭提了。敢情这回又白忙活了。这要光是不中还好了,弄不好主考大人把卷子给皇上一看,皇上说啦:“喂呀!这个举子真会逗啊,没事儿在科考卷子上给我画老鸹玩哪!来呀,拉出去砍了!”那不全玩完了吗?因为科举时代,污了考卷是有罪的。    想到这儿,南士林一咬牙,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老夫子把卷子团把团把,塞进袖筒子就开溜了。当他出了考场大门,再一摸袖子,坏了,那要命的卷于没了!回考场找去?不敢!直接回四川老家?不行!咋办呢?店钱还没算呢!我南士林堂堂君子,圣人门徒, 不能让店主东骂我是赖账小人。这就赶回店算账,偏赶上店主没在,南士林傻等到傍黑天儿,才算结上账,总归其欠人家五个大子儿,南士林把长衫几扒下来顶给人家了。     南士林扛着行李卷儿刚一出门,迎面来了一个差官打扮的汉子,带着一伙子随从,还押着一乘轿于。那差官冲着南士林就打听说:“请问,这店里可住着一位四川来的南士林南老先生吗?”    “对啦!我就……”南士林刚一张嘴,想说“我就是南士林”,立时又咽回去了。他没了长衫儿,一身短打扮,不好意思见人,再说你知道这帮差人是干什么来的? 万一......不行,不能承认,老夫子多了个心眼,改口说,“对呀,我就是不知道他在不在,你们里边儿瞧瞧去,我这儿有要紧事儿,少陪,少陪!”说完,冲着差官一拱,借势把脸一挡,转身就要走。    这当口上,偏巧店主东出来了,手里头还拎着一件大布衫子,大嗓门儿地吆喝:“我说南士林先生,这么凉的天儿,你还是把长衫穿上走吧。欠我的店钱吗,嗨,我信着你了,三年后你再来赶考时算!”    差官一听,敢情刚才这位就是南士林呀,老夫子有两下子,撒谎都没见着脸红!转身拽住南士林,随从们一拥而上,不由分说,把老夫子塞进轿里,抬了就跑。南土林急得在轿子里头直跺脚。不一会儿工夫轿子来到了一座大院子中。    南士林下轿一看,这个地方可太好了!玉阁朱门,雕梁画栋,一看就知道是个豪门世家的府第,心中十分惊奇。    既来之,则安之。南土林在这儿一住七天,这家的主人就是十不露面。走吧,门口儿有人把着,呆着吧,老夫子是憋得直转磨磨儿。下人们一日三餐,好吃好喝好待承,可就是一问三不知,谁也不开口。南士林来了酸脾气,把送来的吃喝掀了满地,发话说:“你们家主人要是再不出来,我就不吃不喝,擎等着让你们给我收尸吧!”    这一招儿真灵验,南士林刚断了两顿饭儿,这家的主人就露面了。原来,主人是一位举止端庄的白发老翁。这老翁满脸赔笑, 自称姓金,说是只因家中有一个八龄侄儿,欲求南老先生指教课读,故派下人们迎先生来此。”    南士林听了这个气呀!自打盘古开天地,还没有听说过有半道儿上抢老师的呢!把脑袋摇得就跟拨浪儿鼓似的,说什么也不答应。